东莞制造年中观察纺织服装企业面临成长的烦恼

  编者注:

   2023年已经过去一半,对于制造业之都东莞来说,今年注定是充满挑战的一年。 最新公布的前5个月经济运行数据显示,前5个月东莞工业增加值同比下降6.6%,东莞工业生产持续承压。 作为“世界工厂”,东莞制造业今年表现如何? 企业面临哪些困难和挑战? 新动力从何而来? 带着这些问题,南方财经全媒体集团推出《东莞制造业年中观察》系列报告,对东莞制造业进行深入研究和思考。 系列报告中的第一份报告今天发布。

  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程浩东莞报道

   6月的一天,虎门镇口工业区,奔塔服饰负责人罗景春刚刚结束与供应商的会议。 面对今年低迷的市场行情,罗景春决定继续改造现有服装生产链,在四楼1400平米的厂房内推出两条“小单快反”ODM生产线。 他坚信,这将是未来服装行业的主流发展方向。

  今年以来,面对更加复杂严峻的外部环境和需求不足等因素的影响,以纺织和服务贸易业为代表的东莞传统产业正在经历“成长的阵痛”。 作为制造业重镇,东莞正通过数字化转型提升产业整体曲线,加快智能工厂(车间)建设,加速以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术与传统产业深度融合、推动家具、纺织、服装等传统制造业向数字化、智能制造转型,正在向时尚经济、平台经济转型。

  赛迪华南智能创新中心主任龚家勇向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介绍,工业数字化是未来发展趋势,植根于制造业发展的深厚基础。 以纺织服装帽业为代表的东莞传统产业必须继续以数字化转型作为提升核心竞争力的关键要素,以网络化、智能化叠加制造优势,提高生产制造的柔性化和精细化,实现柔性化、智能化。绿色化、智能化生产,充分激发传统产业新活力。

  生产要素成本逐年上升

  纺织服装帽业作为东莞传统优势支柱产业之一,拥有宜春、都市丽人等一批知名服装品牌企业,以及虎门、大朗、茶山等全国服装名镇,形成了从研发到销售的完整产业链。 ,是东莞制造业的重要基础。

  相关数据显示,2022年,东莞拥有纺织服装帽行业工业企业1076家,工业总产值979.92亿元,年产服装约9.4亿件(套),年产服装约1.2亿件。双鞋。

  当前,东莞纺织服装帽产业发展面临多重挑战,特别是受全球经济形势影响,导致生产要素成本逐年上升。

  劳动力成本方面,2010年至2022年,东莞最低工资增长106.5%,社保缴费基数增长229.8%。 再加上人口红利消退、设计研发人才短缺等因素,用工成本上升。

  由于产业空间不足以及国际纺织供应链格局的调整重组,东莞部分服装企业无奈将投资转移或分散到其他地方,纺织服装产业转移到东南亚、南亚等发展中国家。 与此同时,由于国内服装行业竞争激烈,浙江及多地服装集群不断涌现,对东莞纺织服装帽业造成挤压。

  虎门服装服饰行业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朱华泽向南方财经记者表示,今年以来,在欧美通胀加剧、外需减弱的背景下,国家、原材料价格上涨等挑战仍将持续,东莞纺织服装帽业出现内销不振、外贸下滑等不理想局面。 许多企业面临经营困难、利润下滑。

  记者从虎门服装协会获悉,根据5月份调查反馈,由于消费市场需求减弱,中美贸易摩擦导致纺织服装鞋帽制造业出口减少等因素。受贸易摩擦影响,约70%的企业出现负增长。 预计,1-5月虎门服装服装行业工业增加值同比下降14%。

   “在外贸方面,欧美市场是虎门外贸服装的主要销售目的地,而美国是欧美外贸服装的晴雨表。今年,纺织服装消费需求增长“美国产品增速放缓,高库存限制了品牌商的进口采购需求,给虎门服装服饰行业带来了深刻的变化。” 朱华泽表示,纺织服装帽产业作为虎门镇的特色产业,目前面临着产业空间不足、企业创新能力不足、综合成本高、大企业数量少等问题和挑战。 行业先发优势逐渐弱化。

  不过,虽然目前东莞纺织服装帽产业面临生产要素成本上升、内销不振、外贸下滑等不利局面,但虎门、大朗等地的一批纺织服装帽行业龙头企业各地逆势加大投入。 此次在东莞的投资将通过引进机器人、自动化生产线等新设备、建立研发基地和新建智能车间等方式,促进企业转型升级,提高生产效率和产品质量。

   4月18日,香港联泰集团总投资30亿元的“产业转工业”项目在凤岗镇金凤凰工业区举行签约仪式,该项目将与科思奇科技、科思奇科技共同打造现代时尚产业供应链。以时尚产业为核心。 建设斯凯奇亚太研发中心,以及新型纺织服装研发和智能制造基地,加快东莞传统纺织服装产业升级,形成产业集聚效应。

  在大朗,大朗毛织产业智能化生产项目于今年4月正式开工建设。 该项目计划总投资12.99亿元,将重点引进“高端毛纺面料设计、品牌研发、智能生产、供应链管理”和“新”一代电子信息技术、高科技发展“高端装备制造”等高新技术产业,建立高端智能生产上下游产业链,打造大湾区高标准工业生产基地。

  在虎门,当地目前正在加快推进伊春集团智能制造中心项目、大湾区国际时尚谷项目、伊六时尚产业园、虎门高铁等一批重大项目建设车站TOD核心区综合开发项目、听雨轩时尚科技总部基地。 产业项目,通过建设一批产业综合体,高质量承接广州、深圳等地时尚产业转移,实现“研发+设计+标准+品牌”一体化,优化虎门时尚生态整合产业资源,打造以时尚产业为基础的“世界级纺织服装产业集群先行区”,打造千亿产业。

  数字化转型需加速

  当前,以数字化为重要特征的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方兴未艾。 面对内销不佳、外贸下滑等重要挑战和机遇,东莞纺织服装帽产业以产业数字化为引领,以技术创新为驱动。 推动纺织服装帽业向高端制造业、服装设计业、制造服务业、科技创新业转型。

  朱华泽表示,目前在纺织服装帽行业,新型数字化销售模式已成为新时尚、快时尚的主流。 从占主导地位的国际贸易平台亚马逊电商,到淘宝、京东、拼多多等网店销售平台的崛起,再到抖音、快手等视频销售,再到“喜印”小额销售订单、快速反应、先锋、层出不穷的新型数字化销售模式已经成为新时尚和快时尚的主流。 持续引领行业,终端销售必须与生产制造环节紧密结合,适应行业发展。

  在纺织服装产业链中,上游是面料辅料厂,中游是服装生产企业,下游是品牌端和销售端。 随着市场变化,中游纺织服装生产企业需要从大规模批量生产转向产品开发周期短、小批量、多批次的订单生产,能够快速响应市场需求变化。 推动纺织服装行业数字化转型刻不容缓。

  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了解到,纺织服装帽业的数字化首先是通过大数据和物联网从企业内部管理、进销存管理等方面进行探索。打通设计、管理、生产制造各个环节,利用自动切割机、吊车等,利用吊挂系统等智能设备提高生产效率,利用设计软件、ERP等软件强化管理作业,实现智能生产、智能管理的部分功能。

  作为东莞服装行业的龙头企业之一,宜春在行业内率先打造智慧门店,提供从智能测量到智能选衣、智能试衣、智能商城、智能衣架的智能服装采购全流程,采用C2M个性化定制。 服装电商生态平台实现从产品定制、交易支付、生产过程到物流配送全流程的数据驱动、网络化运营。 每年设计超过10,000款新产品,为领先服装公司的小订单打造柔性制造和快速周转的雏形。 ,迎合当今快时尚行业消费主力“个性、自助、智能”的实时消费理念。

  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观察发现,虽然东莞也有宜春等服装企业应用了5G+AGV+柔性等生产系统,但目前东莞大部分纺织服装企业数字化应用水平较低,化程度较低。产业链协同,很容易导致短期生产滞后或供给侧产能过剩。 服装企业传统的接单生产模式往往只适合款式单一、标准化、高要求的标准产品,难以满足当前小批量定制、个性化的时尚产品需求。

  总体来看,在以纺织服装帽业为代表的传统工业领域,东莞目前通过数字化应用整合生产企业、整合产业链的实践还不够广泛和深入。 数字技术供给不足,数字化应用场景少。 好用、实惠、好用的系统解决方案并不多。 同时,中小企业数字化在技术管理基础等方面还存在诸多制约。

  对于中小微企业来说,由于缺乏技术人才、管理人才和资金,再加上缺乏平台凝聚力和政策引导,数字化应用带来的效果缺乏明确、可预见的结果,导致企业缺乏推动数字化转型的动力和动力。 信心方面,企业“不敢转移”、“转移不了”的问题依然是痛点。

  为进一步促进传统产业发展,今年东莞发布了《东莞市消费品行业“数字化三品”三年行动计划》,提出加快家具、纺织服装、食品饮料,精心打造多项数字标杆示范。 项目推广优质企业数字化转型案例,带动全行业转型发展。

  龚家勇表示,数字化转型是传统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的重要途径。 东莞要发挥标杆企业作用,率先建设工业云平台,引导中小企业品牌全面迁移上云,开展网络协同制造,实现产品设计、制造、资源化销售、管理等生产经营各个环节的聚集对接,将加快产业数字化、智能化转型,持续打造新优势、新业态,推动产业集群高质量发展。

上一篇:长沙新材料产业潜力巨大总体规模位居省会城市
下一篇:姑娘们这个冬天你需要这些这些还有这些毛衣